追蹤
腐到深處無怨尤
關於部落格
腐女的大本營,糟糕思想氾濫
不定期新增許多動畫、漫畫、
DRAMA、小說、遊戲等感想與資訊
【背景音樂多首隨機播放中】
(12/10更新背景.12/10增加13首音樂.1/1增加8首)《好物區開始更新》
  • 284999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華鬼 Web版 (著者:梨沙/挿絵:カズキヨネ)

それは、鬼たちの間で長く語り継がれる事となる 〝不変〟と呼ばれる恋物語――

角色介紹 須澤梓   生徒会副会長で、学園随一の美少女。 江村一樹  寡黙で不器用だが、思い込んだら一途。豪腕の持ち主。(主人為麗二) 黄逗拓海  落ち着きがなく、はにかみ屋。自分の意見は素直に発言する。(主人為麗二) 浦嶺郡司  大柄な男。軽い口調とは裏腹に、冷酷な一面を持つ。(主人為光晴) 織部透   見た目は爽やかな好青年、しかし中身はかなり陰湿。気に入らない人間をいたぶりぬくのが趣味。(主人為光晴)   森園風太  出生率の低い鬼の中で、希少な双子。大差はないが、兄。どうもいつも主にシバかれているらしい。(主人為水羽) 森園雷太  兄の風太とよくハモっている元気な弟。兄同様、血の気が多い。(主人為水羽) 渡瀬    婚礼の際、祭主を務めた口数が少なく愛想の悪い壮年の男。通称〝うしさん〟 (Web版沒有貢国一登場) 內容簡要 (因為看不懂日文只好快速瀏覽+半猜.若有錯誤請見諒 我用比較容易懂的方式來寫.有些並非照書中內容直翻.有些不懂的或者不重要的我就略過......) 華鬼 ~花嫁の宴~ 朝霧神無的母親在生下神無之前遇見了鬼族的"華鬼".華鬼要她選擇自己死亡或者把生下來的女兒當作鬼的新娘.而神無的母親選擇了後者 16年後的9月1日.神無的生日當天早上.神無和平常一樣起床並在炎熱的天氣換上長袖制服 那天門外來了一個訪客"士都麻光晴"來迎接神無.說"華鬼"正等著她到學校 離開家時神無的母親依然沒有任何反應.在那個陰暗狹小的公寓.母親和神無自己都死氣沉沉的活著 在車上神無感到些許不安.但光晴安慰她.華鬼會愛著神無........ 私立鬼ヶ里高等学校創立了一百年.有廣大的校地和豪華的宿舍及運動場等.是鬼族就讀的學校.全體住宿制 在正門.執行部長光晴和學生會長打架.兩人的關係很不好 在集會上.學生會長"木籐華鬼"對學生們宣佈他的新娘到了.今夜是他的結婚典禮.光晴臉色大變 轉學生神無到班上時其他同學很好奇的問她很多問題.但神無都沒反應.而一個可愛的美少年"早咲水羽"向神無打了招呼 神無緩緩的在校園走著.因為一直生活在封閉的家中而很害怕外人的視線.呼吸困難 突然有四個男學生靠近她.他們很好奇神無身上的鬼之刻印(鬼的新娘身上都有鬼留下的記號.會散發香味吸引男人) 他們逼近神無.神無害怕的要他們別碰她.男人們想像著神無衣服下的白桃般的肌膚 但撕開神無的衣服後卻發現和想像中的不一樣.神無身體滿是傷痕.已經痊癒的傷痕上又覆上一道新傷痕.一道接著一道......而神無的胸口上有個深紅花開的刻印........ 男人們向神無伸出魔爪.神無感覺到他們的意圖後不自覺的用指甲抓傷自己的身體.男人們看到這情形覺得很可笑 此時有人逼近.學生們看到保健室老師"高槻麗二"(一翼).士都麻光晴(二翼).早咲水羽(三翼).三個守護鬼的新娘的"庇護翼"出現 害怕的男學生們才發現神無是"鬼頭"(對華鬼的稱呼)的新娘 在保健室三人向神無自我介紹.嘩哩嘩啦的講了一堆.但神無反應不過來 麗二對神無說她很努力很堅強.因為過去所有鬼之新娘都是要受庇護翼保護.因為鬼之刻印能誘惑男人 神無的樣貌比一般少女都普通.但這樣能引來無數男人的神無反而引起其他女孩反感.所以神無的遭遇理想可知 神無開口說到她想要"死".水羽和麗二說他們是為了保護新娘的庇護翼.神無不能請求這種事情.光晴說鬼族是不會生下女性的.所以鬼都要去找人類女性來為他們生孩子 對於鬼族.神無什麼事都不知道的來到這裡.他們告訴神無她有詢問的權利.他們有回答的義務 鬼族平均壽命是600年.麗二已經快500歲(老頭子=口=!!!??).水羽33歲 (一堆鬼的遺傳基因和誕生過程省略) 這所學校全體師生是鬼族.女學生則都是新娘 三人打打鬧鬧.神無靜靜地聽這些事.她一邊想要死但心卻沒有死.想要變強卻也讓人同情 他們說華鬼對誰都沒有說關於新娘的事.連身為庇護翼的他們也是昨天才知道.他們感到很屈辱.因為庇護翼是為了守護新娘而存在的 因為麗二的治療神無身上的傷癒合了.麗二禁止神無自殘的行為.他們庇護翼會守護著新娘.叫他們的名字他們就會立刻前來 此時神無稍稍露出了點笑容.他們想要為了這個笑容努力守護神無 光晴看了下窗外.發現在運動場上華鬼正在和一名女性在一起.那個女人頭髮散亂臉色蒼白 在光晴身邊的神無小聲說著"媽媽" 華鬼看著16年前見過.眼前平凡的女人.一點都不美麗.眼睛充血的睜大著.瘦的毛骨悚然 母親身後神無急忙的跑來.華鬼舉起手.在考慮著先殺母親還是女兒 母親說著「把神無還給我」,「還給我.我的女兒......」.神無非常吃驚 「還??」,「這女人是代替妳的性命而被交付出來的」.華鬼對著神無母親侮蔑和憤怒.神無不知所措 麗二和水羽也跟上來.華鬼發出的強烈怒氣彷彿空氣引起震盪.神無害怕的抓緊身軀 這就是鬼頭被人敬畏的原因 母親依然說著「還來」.神無心想今天早上打招呼時母親明明沒有反應 華鬼質問她16年前給了她選擇.而她又給神無取了這種名字 神無的意義是"沒有神".神無每次被叫名字都會感到刺痛 父親在出生前就去世.母親一直否定著神無的存在.否定著會不自覺引誘男人前來的神無 華鬼:「是沒有必要的女兒」,母親:「不是!」,「是在天平上衡量.不會猶豫地選擇自己的性命.那種程度的女兒」,「不是!」母親淚眼婆娑的瞪著華鬼 「你(華鬼)當時不是說了嗎?選擇在這裡死或者16年後交出女兒!」母親說到:「如果我被殺死了那就不會生下神無!」 神無和華鬼都不能理解她說的話 「神無.是那個人留下的生命!結婚後一直不能生下孩子.原本已經死心——」 神無的父親事故死亡.母親原本打算和丈夫的希望(孩子)一起活下去.當時華鬼出現在她面前時她優先保護的是自己的性命 但在孩子出世後是女孩時她絕望了.她認為"神不存在".在孩子的身上有著刻印.非常平凡又不美麗的女兒不斷吸引著男人.日子這樣一天天的重覆著 她只好把神無關在家裡.不讓她像一般孩子那樣出去玩.她本能的保護著孩子.哭和笑都失去的神無很悲哀.但也只能讓她這樣活下去 母親說著還來.華鬼說16年前早就決定了.母親想要自己的性命來換神無的自由.但事到如今.華鬼對她的性命不感興趣 華鬼舉起手.母親看的不是要殺她的華鬼而是茫然的神無.母親的眼神很平靜.母親從沒抱過撫摸過的神無第一次看到母親微笑的臉.母親嘴唇稍微動起.沒有言語 神無大叫住手的抓住華鬼的手.憤怒的華鬼把矛頭指向神無(看到這裡真的覺得這傢伙根本是缺乏維他命攝取吧.脾氣真暴躁.....) 神無得到了母親的笑容.認為一切都不重要.想要承受死亡.想要母親解脫枷鎖得到自由 母親發出哀鳴.神無睜眼一看發現光晴抓住了華鬼的手.華鬼在庇護翼面前想傷害新娘.三人發出怒火 華鬼質問他們為何反抗.他們回答他們的職責是保護新娘而不是順從鬼頭 神無對母親說請她也變的幸福.母女倆流著淚擁抱在一起 神無總算明白瘋癲的母親所害怕的東西.是有著"木籐"之名的冷酷的鬼 光晴說服前來取回女兒的母親離開學校.神無很高興母親這樣保護自己.但卻害怕著自己身為供品.沒有幸福的未來 水羽詢問神無要不要去鬼頭和庇護翼的宿舍.神無下定決心......... 他們帶神無來到一棟房子並要神無自己一個人進去.神無怯生生的轉動門把 神無進去後看到一個年約40年的高雅女性"おぼ".另一名女性"もえぎ"(要翻成萌黃嗎......)前來安撫不安的神無 接著介紹這棟房子.一樓大浴池.食堂&水羽的房間.二樓書庫.娛樂室&光晴的房間.三樓客房&麗二的房間.四樓是鬼頭的房間 其他聚集在一起的女人看著神無在竊笑著.並半強迫的帶神無去大浴池洗澡 但她們不知道過去神無是多麼悲慘的生活著.因為身上的傷神無也不敢給人看她的身體 女性們因鬼頭選擇了神無而傷到自己的自尊.強迫神無脫下衣服看到她的傷譏笑著很難看 拿著木製水桶的もえぎ前來趕走嫉妒的女人們.もえぎ告訴神無鬼是非常深情的生物.鬼越強勁越難生下孩子 與人類不同.人是相遇後戀愛而結婚.鬼則是相遇後結婚再戀愛(連臉都沒見就結婚了.......囧 還好新娘都是美女.醜女就慘了.....||||||) もえぎ說到16歲當天她父母告訴她要結婚.當時她大吵大鬧.但現在卻非常幸福.雖然沒有為丈夫生下孩子 神無很吃驚.もえぎ說她是麗二的新娘.鬼的生命很長.所以新娘都比丈夫早死 もえぎ像念著咒語般的告訴神無要幸福......... 神無穿上純白禮服.もえぎ告訴神無雖然今天是初夜但不做(愛)也是可以的(以下穿衣服的過程就略了.就是和式新娘服).在穿禮服中神無想著要變幸福 神無緊張的搭電梯.很想逃跑但不能逃.神無見到主持儀式的齋主"渡瀨".渡瀨笑神無的姿色太平凡.而沒有動搖的神無也讓他感到有趣 進去某間房間.兩排坐著穿著和服的男人.其中有個男人么喝到鬼頭好像選錯女人 所以的鬼之新娘都是美麗動人的美女.但神無卻不是這樣.有人叫道快交換酒杯.但座上只有神無一個人.華鬼並不在現場 神無喝下了酒.臉色蒼白.正打算放下酒杯時華鬼突然出現搶走酒杯 華鬼橫抱起神無小聲說道「愚蠢的女人」離開現場.其餘人笑說"不是相當迷戀嗎.鬼頭" 「今後會如何是已經考慮過還是都沒有想?」.華鬼的力量漸漸施加在神無身上.神無發出低吟 「請等一下!」もえぎ阻止華鬼帶離神無「沐浴還沒結束!!!鬼頭!!」 鬼不可能傷害新娘.鬼會本能的保護新娘.而鬼頭正是繼承最強力量的鬼.華鬼在校內引起的糾紛不少.もえぎ原本相信華鬼應該會保護自己的新娘 但華鬼用手緊抓著神無.神無臉色蒼白.もえぎ抓住橫抱著神無的華鬼的手.認為現在新娘還不能交給他 華鬼質問她想死嗎.もえぎ很有膽量的說「要用血弄髒手來抱新娘嗎?要那樣做也無所謂.至於我則不會退下」 神無擠出笑容告訴もえぎ不要緊.神無不想讓麗二最重要的新娘死在這裡 「別那麼偽善的樣子」華鬼繼續走:「準備赴死嗎?還是想要更加的痛苦?」 華鬼粗暴的踢開房間的門壓倒了神無.「初夜在期待什麼?鬼頭的新娘」華鬼嘲笑著 「如果你不是鬼頭的新娘.那這個刻印是什麼?」華鬼粗暴的拉開神無的衣服.看到了許多傷痕.剎那間華鬼停止動作 神無透露著想死.華鬼露出殘忍的笑容說新娘只不過是生孩子的道具 華鬼冷酷的瞪著神無.神無低聲說「我不能生你的孩子.......」 神無比一般女孩發育的還要慢.看起來很貧寒.神無說她沒有生理期所以不能生 華鬼透露殺意「......連做為道具也不行」.神無凝視著眼前要殺自己的男人.看著他的金色眼眸說著「為什麼痛苦?」 華鬼的身體動了一下.隨即釋放殺氣.神無大喊著三翼.吸進過多的空氣而咳嗽著 「差點掉下來了呢.如果神無再慢點叫的話」光晴抱起了神無並輕撫著她的後背 「如果神無再慢一分鐘叫的話.光晴絕對會飛奔出去的」水羽擋在華鬼面前 華鬼很憤怒.三人回答他們並沒有違反華鬼的命令.這是他們的意志 光晴對神無說全心全意守護妳(我被電到了=////////=).水羽補充「這是求愛唷」 水羽轉向華鬼說九翼、所有的庇護翼(三人手下各有兩翼.共九人)都感到屈辱 神無反覆念著"求愛?"並慌張的把衣服拉好 頭頂上發出巨響.三人帶神無到水羽的房間.水羽要神無去浴室卸妝.神無不熟練的脫下短布襪.拿起了洗面乳 過去母親和自己都不化妝.神無不熟悉這些保養品的用法.所以認真的閱讀使用說明才開始使用 神無洗澡後換了西式睡衣.環顧一下房間的佈置.看到了巨大的熊娃娃.娃娃比蹲坐的她還稍微大一點.雙手抱起熊娃娃.神無的表情變的很舒緩 水羽靠近她並問她喜歡嗎.神無露出微笑.水羽帶她去看佈滿布娃娃的床.神無看著那陰暗的公寓所沒有的娃娃們散發笑容 看著少女太無防備的舉動.水羽略為苦笑.水羽安慰神無鬼是不會做新娘不想要的事情的.但華鬼有點異常.想違抗自己的本能 神無嘟嚷著「那個人.....為什麼痛苦呢?」.水羽聽到後很吃驚.認為她居然了解華鬼 水羽說華鬼雖然笨拙但其實很和善(你眼睛瞎了嗎= =).要神無喜歡華鬼.要變的幸福.他們會守護神無....... 阿咧.......怎麼變成翻譯了.......Orz 明明想要大略寫的.怎麼越寫越仔細......0.0 華鬼 ~恋 の 華~ 在保健室麗二問水羽昨晚怎樣.水羽拿出手機裡神無抱著布娃娃熟睡的照片.眾人聚在一起看照片 神無毫無防備的睡在男人的床上是個問題.什麼都沒發生也是個大問題(笑) 光晴罵了這群變態(笑倒).水羽拿出光晴的手機把照片傳過去(光晴也變成變態的一份子啦XD) 眾人回到正題.對水羽求愛的輕率發言責問.因為水羽才33歲.對於能活600年的鬼來說還是小孩子.求愛是不可能的 他們對自己的庇護翼(一樹、拓海、郡司、透、風太、雷太)下命令要守護新娘 其餘的人離開.水羽問麗二他是否有告訴もえぎ.之後談到神無沒有月經可能是防衛自己的本能.想要身體停止成長.在她心中的傷比身上的傷痕還要深 光晴去接她時.神無簡直是被那老舊的公寓囚禁的人偶 三人決心要保護神無.視線集中在在操場上跑步的神無(原來光晴剛剛那麼容易被搶走手機是因為他心一直在操場上的神無啊~~~) 華鬼撫摸著女人的身體.突然把視線轉移到一旁.學生會副會長須澤梓說「難道沒看到"相關人員以外禁止進入"的字眼」.女學生羞紅了臉趕快穿好衣服離開 「學生會室不是你專用的喔.風紀也很亂.不停止嗎?」,「如果有專用的房間的話」,「順便附上衛浴設備?」梓辛辣的笑著 梓說到昨天的事情已經傳開來了.華鬼不抱新娘還被搶走 周遭同學輕鬆的趕過努力跑步的神無.譏笑神無跑的慢的同學撞了神無的肩膀.神無跌坐在地上.此時有名少女和善的來幫助神無 「我是土佐塚桃子.請多關照」,「彼此……我…」,「我知道喔.鬼頭的新娘」兩人並肩慢走著 神無感到很驚訝.但桃子說從華鬼公佈開始就已經騷動著.桃子說班上一半以上都是鬼的新娘.她也是 鬼的新娘大都是美女.但生下來的孩子不一樣美.桃子的母親和姐妹都是美人但她自己卻不是 桃子要神無小心.因為華鬼被很多鬼所討厭 換衣服時神無跑到廁所而非更衣室換.桃子發現神無的膝蓋上有傷口.桃子帶神無去保健室.並說鬼的新娘就算上課遲到老師也不會說什麼 桃子說被麗二求愛很令人羨慕.所謂的求愛是在刻印上覆上另一個刻印的大膽宣言 桃子笑說三人求愛還是首見的.並推神無到保健室裡 麗二趕學生們回教室上課.神無心想這樣的小傷口也沒有必要大費周章的治療 麗二卻要神無多撒嬌一點.並從背後抱住神無.神無感到很害羞.麗二看著這樣的神無偷笑著 神無想到在儀式上那些男人.反看著光晴所說麗二"打扮很年輕".麗二一邊治療傷口一邊嘟嚷著說學生老是向他抱怨東抱怨西的 神無快速的離開.麗二又抱著神無.很滿足的看神無臉紅後才又放開了她 神無一邊臉紅一邊走向教室.突然背脊發冷.神無看到了三個鬼.其中一個男人自稱響.笑著說神無這種什麼優點都沒有的新娘真是恥辱.神無邊感到心慌邊後退 「確保空間.由紀斗」響向身旁的男人下命令.由紀斗手上拿著門的鑰匙 「那樣做的話麗二會很為難呢」.突然由紀斗拿著鑰匙的手被一個男人抓住.「初次見面.我是黃逗拓海!請多關照!!」.神無看著眼前的男人也自我介紹「朝霧神無」 拓海輕鬆打垮由紀斗.響吃驚的看著又跑出來的男人 「自我介紹是必要的嗎?三年二組.浦嶺郡司.士都麻的庇護翼」,「同上.三年三組.織辺透」,「三年九組、江村一樹――高槻的庇護翼」,「黃逗拓海!!二年六組!!麗二的庇護翼!!」 「這樣女人庇護翼怎麼會是——四人」.郡司更正響的言詞說是"九翼".他們立刻瞭解到這個含意...... 此時一對雙胞胎男孩慢吞吞的衝進來還耍寶.郡司要他們趕快自我介紹 「二年八組、森園風太!」,「我是雷太!!早咲的庇護翼!!」 郡司對響他們露出微笑及凶狠的表情.在神無背後的拓海叫著反對暴力.郡司接著說不想在新娘面前做血腥的事.響等人逃跑 他們看著那個男人"堀川響"以及他的庇護翼 (有一段看不懂.略) 神無坦率的答謝他們的幫助.眾人吃驚了一下 郡司咳了一聲「(感覺)不壞嘛」.透和一樹有點為難.雙胞胎高興地彼此相視.拓海說庇護翼保護新娘是當然的.會感謝的新娘很少 響等人生氣的踢倒桌椅.認為那樣的女人居然有九翼.響看著玻璃上映出的女人的身影.女人向響提出交易.慫恿響對鬼頭的新娘出手 放學後神無一個人走在校園.看著女子宿舍.又看著自己的宿舍四樓幾乎全壞(被華鬼轟的).旁邊有幾台起重機和卡車 在那個房間和鬼住在一起還是和鬼的新娘一起住在女子宿舍.神無掙扎著 此時もえぎ出面叫了神無.もえぎ手上有許多大包小包.感覺像是採買過.もえぎ要神無放心可以自己開門 もえぎ買了許多神無的衣服.很久沒有女孩衣服的もえぎ非常開心.要神無下次也一起去.但神無認為自己沒有資格(關於麗二).但もえぎ告訴神無她是喜歡才做的 もえぎ快樂的說她連內衣都買了.說鬼頭的房間增添的衣櫥要可愛點的等等......もえぎ要神無放心........ 光晴三人很驚訝的看著一起作飯的もえぎ和神無.水羽也前去幫忙.可怕的是沒有違和感 水羽也逼光晴和麗二幫忙.神無拿起菜刀.麗二苦笑說如果受傷怎麼辦.神無小聲說傷她不在乎 後來光晴提到透提出堀川響的報告.もえぎ:「堀川還在做學生嗎?」.四人驚訝的看向もえぎ もえぎ說她以前當學生時響就坐在她旁邊(這些鬼沒事幹.當個學生當幾十年有啥書好念的Orz) もえぎ開玩笑說想以前追求過她.麗二大驚失色.光晴和水羽笑他最近太疏忽 麗二對神無說為了保險起見要抽血.鬼的血型很不一樣.就算是兄弟有些合有些不合 能生鬼的孩子的女人身體會變的不一樣.必要時血的檢查是有幫助的 留宿的神無借住光晴的房間.但房間內除了床以外啥都沒有.本來想睡沙發的神無穿著粉紅睡衣呆站著 光晴做在床上說這是坐臥兩用的沙發床.神無說想要一件毛毯睡在地上.過去和母親在狹小的公寓生活著.在什麼地方都能睡著 光晴有點受傷的說自己不被信任......etc. 隔天桃子對神無談到華鬼有沒有去她房間之類的事(昨天光晴把房間讓給神無) 神無說有東西忘了拿就獨自返回教室(她們正要換教室上課) 途中遇到某些想當鬼頭新娘的女孩挑釁.她們拿小刀走向神無.突然華鬼出現 殺氣彷彿要灼傷她們的肌膚.無法動彈.少女們緩緩走上樓梯.雖然樓上是已經上鎖的屋頂但總比待在這裡好 華鬼轉盯著神無.喘不過氣的神無緩緩的叫著華鬼的名字.華鬼走向神無.神無慢慢的後退.附近的教室並沒有人在上課 神無看著華鬼.雖然感到害怕.但她想華鬼的心中應該也有別人不知道的痛苦 華鬼走下台階.神無保持一定的距離跟著他 「想——死嗎?」華鬼再次走進看著神無.「痛苦嗎?」神無的話讓華鬼的動作剎那間停止.「為何那麼痛苦?」神無再次詢問華鬼 華鬼要神無閉嘴並消失.神無靜靜的看著要殺她的華鬼 「這個笨蛋小鬼頭!!」一陣罵聲響起「你真的想要殺死自己的新娘嗎!」麗二露出異常恐怖的笑容.光晴也阻止華鬼.手因此受傷 之後華鬼閃人.光晴搖動神無的肩膀問她為何不逃乖乖等被殺.強烈的動作讓神無喘氣不止.麗二拉開光晴緊抓神無的手要他去治療 不過光晴有點害怕麗二的治療.在看他們兩人的神無小聲說了抱歉 雙胞胎聽後接著說鬼頭的壓迫感會讓一般人都會僵在那裡.後來提到水羽是最年輕、破格擔任鬼頭的庇護翼 之後麗二要神無緊抓手術台上的光晴.還要她就算聽到哀鳴聲也不能放手(看來是很恐怖的治療啊) 華鬼進入了不被使用的教室.周遭都是被弄壞的桌椅.須澤梓告訴華鬼學生會長怎麼還弄壞學校的東西 她要華鬼若流言平靜就回去上課.雖然對鬼來說學歷並無關緊要 「和你無關」華鬼將椅子丟向窗戶並離開.被華鬼的壓迫的梓緊追出去.但已經找不到華鬼的身影 在穿衣鏡前もえぎ很開心的幫神無吹乾頭髮「如果今晚在這房間留下.那麼在三翼的房間都各有一宿呢」 もえぎ告訴神無.鬼娶許多新娘時是同等的對待新娘們.但若新娘被許多鬼求愛.也能全都選.神無聽了臉紅 從更衣室出來後神無看到了臘腸狗布娃娃很開心的抱住.麗二滿足的微笑說那是抱枕.神無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謝謝 もえぎ要麗二去洗澡.三人穿一樣的西式睡衣.神無對這樣開放的もえぎ感到吃驚 過去女人們都對神無感到嫉妒.對待神無像是她在偷腥似的.那樣才是神無的日常生活.但もえぎ說她並不討厭.她還和麗二一起去選布娃娃 最近睡的迷迷糊糊的神無睡著了.麗二和もえぎ提到白天華鬼讓光晴受傷的事.傷口很嚴重縫了起來 麗二問もえぎ是否對他向神無求愛的事情生氣.但もえぎ說沒有.因為求愛是為了保護這個有許多傷痕的少女 過去新娘都是被保護著.在過去16年來沒被保護的新娘是沒有的.沒有庇護翼的生活是人間地獄 もえぎ希望神無能變的幸福.也覺得像是多個孩子一樣.「要習慣幸福」もえぎ喃喃的說著.麗二深深地點頭 神無很緊張.因為もえぎ對她說從今天開始留宿的房間要她自己選 在人聲吵雜的教室神無靜靜的坐著.此時水羽向神無對他昨天沒有待在神無身邊的事情道歉 神無看著水羽臉紅了.想到關於求愛的事情.水羽反應過來要神無今晚等他 神無很緊張.但水羽要她放輕鬆.因為他們絕對不會做新娘討厭的事 原本吵雜的人生中女孩子觀看著水羽和神無.有個女孩前來拉住水羽不要太貼近神無.不過水羽掙脫她的手露出笑容拒絕.其餘女孩子驚慌 神無小聲了說謝謝並快速離開教室.走出去時撞到了桃子.神無在走廊上奔跑著.認為她給水羽添了麻煩(我說.....你一個人走很危險你是沒有學習能力嗎......Orz) 神無看著窗外的櫻樹.也有長椅.心想上課的時間應該不會有人在.但有個留存在記憶中的人影在那裡 以人影為目標神無快跑前進.突然在視線內有把小刀飛來.瞄準了神無的頭部.神無閃開 有個穿黑西裝的壯年男子出來迎接神無.對混亂的神無說要她到鬼頭出生的家 水羽衝到保健室說到處都找不到神無.光晴說是被穿黑西裝.紫襯衫&黑領帶的男人帶走了 「帶走……那個,華鬼父親的庇護翼……?」水羽瞠目結舌 麗二說很可笑.明明婚禮時華鬼家裡的人都沒有來.光晴拿出男人向神無扔出的小刀 後來麗二說是齋主渡瀨.突然拓海粗暴的拉開門.上氣喘不過下氣的說鬼頭被帶回家了 還說是12人去找華鬼.包括神無那方總共是20人.華鬼父親的庇護翼全體出動 通常庇護翼鬼頭有三翼是最多的.但華鬼父親破格擁有20人 雖然三翼沒那麼容易進入華鬼的家.但光晴還是打電話通知準備車子 麗二對水羽說「如果變成用車衝進華鬼的家.有異議嗎?」「沒有」「好方法」少年舉起手.白衣男人點頭 在漆黑的車上神無緊縮著身體.車上有個只見過一次面的男人"渡瀨".若當時神無沒有察覺到自己還沒換室內鞋.恐怕自己已經死了 當時神無看到小刀很反射性的躲在陰暗處.投擲的小刀有四把.上面塗了毒藥 男人無視神無的意願強行帶她上車.要她等10分鐘.之後有個一臉不耐煩的人上車.神無偷瞄著這個給她刻上記號的男人 前座開車的渡瀨要華鬼停止氣勢威脅.並說是"忠尚"吩咐的 在華鬼和渡瀨的對話中.神無雖然對氣氛很緊張卻也對華鬼產生興趣.覺得華鬼的心情很不安定 之後車子停在大門前.排列著許多美女.而中間的男人很平凡.看起來就像一般的中年上班族 用可怕的目光看著確認外面的神無.華鬼打開車門.華鬼推開開心迎接自己的女人們.站在中年男人的面前 男人抓住華鬼的胸口小聲說在這裡引起紛爭會是恥辱後放開 「——鬼頭的父親,外尾忠尚先生」渡瀨向神無說「出來,小姑娘」 神無從車窗觀察著忠尚.「聽不見嗎?」忠尚的提問讓神無驚慌打開車門 ボソリ和忠尚都嘟噥著(神無是)醜女.渡瀨也說了些譏諷的話.有個女人制止他.那個美麗的女人"伊織"詢問了神無的名字 旁邊有些女人小說的說是醜女.在伊織手臂上的東西動了.伊織露出像母親慈愛的笑容.被白色的布包著是小嬰兒 「小寶寶……」「可愛吧.和鬼頭是異母兄弟喔」 神無有點不太適應.鬼的一生會有多新娘.但能生孩子的卻是少之又少 「華鬼的……弟弟?」「是那樣喲.但鬼頭的兄弟只有這個孩子.忠尚先生怎麼也和新娘相處不來」 接著就是其他女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伊織和忠尚之間的事 後來伊織說華鬼弄壞房舍的事也傳回來了.忠尚想確認華鬼的新娘是怎麼樣的.結果據說是不能生 伊織說忠尚人並不壞.她帶著神無到華鬼的房間後就出去了 被忠尚扔掉家具的華鬼的房間很殺風景.在宿舍的那個房間雖然只進過一次但也是如此 (一段敘述房內及庭院的話略) 後來一堆女人向神無嚼舌根.鈴彌(父親新娘之一)進來把他們趕走.鈴彌問神無被三翼求愛的事情是否是真的.神無的肩膀顫動.伊織很吃驚「三翼!鬼頭的!?」 (略) 懶的寫了.所以會看到很多"略" (不過有些地方有省略也不會寫"略".一旦寫"略"就會省略一大段) 偏偏第三部超級長....... 華鬼 ~甘月の刻~ 三個老人不滿的說居然把下級的鬼的孩子當做鬼頭.原本最強鬼頭之名是屬於響的父親的(略) 響將十字弓塗毒.眼神看著獨自一人.穿著鬼ヶ里高校制服的少女 在樹蔭下藏了三個雙筒望遠鏡.「——啊,發現神無」「哪裡!?」「那裡!」 少女和女人們分開後蹲下在觀察著什麼.他們看到神無在看忠尚中意的"水琴窟"(啥東西.....石頭之類的吧) 然後這群變態(笑)就一直在看著這樣的神無 向主人的新娘求愛的事是破例.對方是被認為是歷代最高的鬼頭的鬼——並且.新娘也知道有生命危險.明明該是被祝福的她.卻像遊街的犯人一樣(人人喊打??) 之後水羽用望遠鏡看到華鬼在被岩石包圍的草坪上睡覺 他們提到一直以來華鬼都沒選新娘取而代之是從便找女人出手.光晴憤恨不平的說既然選了卻不讓庇護翼保護而放在那裡16年不管.麗二提到當時華鬼的母親去世.享年91歲 鬼比起血緣關係更重視個體能力.母親就無所謂.他們要保護的是"新娘".所以才創辦學校 當時華鬼的母親死了華鬼失蹤了一陣子.之後神無就刻上了記號 水羽提到他的父親的庇護翼就是華鬼的父親等等(略) 後來他們用望遠鏡也發現了堀川響一行人.麗二打電話要拓海三天內趕快修房間.打算把新娘趕快送回去.如果不行就斷絕父子關係 光晴大驚失色的質問父子關係是誰.「誰?一樹和拓海是我的兒子」(我也嚇到了好唄= =|||||||) 之後水羽說他已經派風太和雷太"女裝"潛入了 華鬼來到伊織面前.伊織猜出他在找神無(略).之後問華鬼不是"不抱鬼的新娘"主義者嗎.怎麼選了神無 華鬼離開.「選了……?」華鬼除了刻下記號以外什麼也沒做.連庇護翼也沒有給 原本打算殺了卻沒有下手.那個不斷害怕的少女.看著她的目光就感到焦躁 突然華鬼感到異樣的氣氛.「堀川響」華鬼發出低吟聲 過去華鬼有幾次被響威脅性命.但三翼也不知道.響那個猙獰的笑容消失在櫻花中 晚上七點神無被伊織帶往大廳.忠尚盤腿坐著.那邊大多數是女人.忠尚要伊織和神無都坐下.要神無坐在忠尚與華鬼之間.本來神無很猶豫.但伊織推她去坐 (吃飯&喝酒的情形略.好像是神無倒酒給華鬼.華鬼擺出吃驚的表情.結果眾人覺得不可思議之類的) 神無在走廊走著時渡瀨和她說話.好像是表明之前挑釁不是他的本意(略) 神無想洗澡但渡瀨要她別那麼做.大浴池是混浴.忠尚也在用的 結果一開門就看到穿女裝的雙胞胎.兩人還在辯解是穿女裝工作而不是有特殊愛好 穿著和忠尚庇護翼們同樣的黑西裝的郡司.後方是苦笑的透 雙胞胎說他們也想穿黑西裝.「水羽那笨蛋!!」 在美少女(笑)和黑西裝男中間的神無有疑問.他們回答這是保護神無的任務.之後神無倒在臂膀之中 神無醒了以後發現自己在華鬼的房間.回想起在浴室看到庇護翼們.神無現在身上穿著並非制服而是浴衣 不記得是怎麼換的神無走到庭院.光晴約她去走走 談話間冷風吹來.光晴走到她身旁用雙臂緊抱著她「重要的新娘可不能得感冒喔」 神無問關於衣服.光晴手忙腳亂的辯解只脫掉制服什麼也沒看 光晴問神無是否幸福.對於求愛的事情有沒有考慮.但神無的腦海裡只浮現華鬼 「對不起」在溫柔的臂膀下神無反覆說著同樣的詞 在庭院中的影子是光晴和他保護的新娘神無.響和庇護翼由紀斗正看著.響對鬼頭打算殺了新娘而三翼向新娘求愛的傳言笑著 由紀斗對三翼都來這裡感到吃驚.但響依然命令著他.響冷笑著(略) 伊織向神無說早飯快準備好了.並要她來抱抱孩子 伊織對神無說因為鬼的出生率很低.所以會有個咒語是新娘觸摸孕婦的肚子.還問神無是想要鬼頭那樣強的孩子還是像忠尚那樣的笨蛋 「誰是笨蛋」神無吃驚的回頭「哎.聽見了啊」 伊織看著一臉不高興的忠尚(略) 吃飯的時候華鬼並不在.神無感到有點失落.只能盯著榻榻米 「在找華鬼嗎?」忠尚問著神無「從這裡出去.一直走.反正會在哪邊睡覺」 神無穿著木屐到忠尚所說的庭院 光晴對神無昨天的回應感到鬱悶.麗二在偷笑 在庭院中的神無看著被岩石包圍的地方.「……神無,真有勇氣啊」水羽瞠目結舌看著神無.神無看著獨自一人的華鬼 (略)  「……華鬼?」那個聲音傳進華鬼的耳裡.覺得回答很麻煩的他繼續閉著眼睛.睡眠漸漸變深 不可思議的香味傳進鼻腔裡.想起過去重病過世的母親.華鬼觸碰著長髮 「……你,笑了?」華鬼睜開眼睛.眼前的是神無 「睡得好嗎?鬼頭」「堀川……!」突然響用十字弓對準華鬼.神無驚慌的後退 箭上塗著毒藥.響心想華鬼選的神無或許和其他女人不同.華鬼慢慢的移動.響放出箭矢射中了華鬼的左肩 原本打算逃走的神無轉回來.劇烈的疼痛開始傳遍華鬼的身體.開始出現斑點.響說那是即時性的劇毒.並從夾克中取出小刀 「不逃走嗎?」響露出金色的眼眸.神無無言的看著響.華鬼一邊臉色蒼白的喘息.一邊要神無讓開 神無舉步不定.「嗯?那麼想早死的新娘是第一個呢」響拿出小刀「是同樣的毒.怎樣?」 神無在逃與不逃間猶豫著.神無後退著.心想要是逃走了小刀就會對準華鬼 華鬼用流滿血的手推開神無.「……華鬼?」華鬼不為所動.簡直像是迎接死亡一樣平靜那樣孤高的野獸 神無來不及抵擋.大叫著「三翼——!」此時人影出現打掉小刀.水羽在神無與華鬼面前保護著 水羽看著神無和傷勢很嚴重的華鬼.並要神無他們趕快離開.認為留在這裡也沒用的神無帶著蹣跚的華鬼離開 意識不清楚的華鬼像人偶似的被神無扶著走.伊織等人走出來看到非常吃驚.神無叫著救護車 忠尚說沒有必要.直接在這裡輸血就可以了.之後神無向伊織借了急救箱.週遭的人啞然 想起響說過沒有解毒劑的話.神無咬緊牙根的幫華鬼包紮(略) 神無脫不下華鬼的衣服.只好用剪刀剪開.看到華鬼的身體上有著許多傷痕 神無用顫抖的指尖觸碰著好像是火傷的傷痕.旁邊更有像是被挖掉肉的傷痕 「這是,什麼……?」神無茫然地問道.這是那些女人都不知道的華鬼的事 明明是立於鬼的頂端.比誰都更受到祝福......誰都不理誰都不請求幫助.神無把華鬼和過去的自己重疊著 手指順著撫摸胸口的痕跡.神無留下淚來.對華鬼來說鬼頭之名太過沉重 視線有點模糊.華鬼醒後看著左肩的繃帶.對有人幫自己包紮和換衣服感到茫然.但看著週遭誰也不在 雖然感到噁心和頭痛.但華鬼還是往吵雜的大廳走去.眾人看到華鬼都很吃驚 「華鬼」忠尚用嚴厲的目光看著華鬼.然後咧著嘴角.露出笑容.在華鬼視線中看到了神無 忠尚對華鬼說選了很好的新娘.神無走進華鬼支撐起他的身體「華鬼.能走嗎?」神無詢問著 神無支撐著華鬼走過走廊.噁心和頭痛比剛才來的輕微 華鬼想著.對神無來說自己應該是被憎恨的對象.但神無的眼神根本看不見任何恨意 現在的神無為了支撐華鬼而給他肩膀靠.華鬼竭盡所有力量離開神無.自己蹣跚的走著 神無問華鬼哪裡痛.華鬼說都不痛.神無哭著 麗二在治療水羽被刀插著的傷口.水羽氣憤的說響的能力很強.並說華鬼保護著原本被瞄準的神無.光晴很吃驚(略) 之後穿著女裝的雷太跑來.美少女的樣貌讓三翼們吃驚(略.好像說忠尚找自己的庇護翼去保護華鬼.所以雷太他們沒有必要待在那裡了) 渡瀨向響他們做出警告(略) 響吩咐由紀斗變裝潛入華鬼的家.迷路的神無向由紀斗問路.由紀斗回答不知道 後來想起了響對於神無的看法.「對了.鬼頭的新娘?」神無轉過身來看著由紀斗拿出了小刀.突然由紀斗的後腦被襲擊 有隻手握著了小刀鮮血直流.「華鬼」神無走近華鬼身邊.華鬼奪去小刀.伊織聽到聲音走來看很吃驚 平常的華鬼會進入備戰狀態.但現在的他無法動彈.正當情況危急時忠尚發出怒火喝止.忠尚要華鬼去休息.伊織說他不坦率.神無和華鬼回房間 華鬼起床看著眼前毫無防備睡著的少女.她身上的香味緩和了華鬼的焦躁 腦海中想起了響拿十字弓的身影.為何自己當時行動了呢.舉起纏滿繃帶的手.如果往下一擊即會毀壞這個虛弱的少女.手臂稍動即感到刺痛.華鬼走向走廊 看到華鬼的伊織還以為他在找神無.其他女人看到華鬼便放心了.並告訴他神無一整晚都在看顧著他 伊織支開其他女人.「……什麼?」「嘛,和你無關的事.神無呢?」「……睡了」 伊織對他說神無白天和忠尚的事.但華鬼連進出房間的事情也不太記得.她對華鬼說神無對忠尚說鬼頭之名並無意義.忠尚第一次微笑著.看著這個否定鬼頭之名的新娘 「華鬼」驚慌的聲音「不要緊嗎?」華鬼茫然地俯視著挨近自己的神無.神無緊抓著華鬼的手 伊織離開遠看著神無和華鬼「鬼頭,好好地看著新娘唷」像惡作劇般地道 神無幫忙華鬼拿衣服.伊織說過家裡的人不會幫忙.注視著粗暴丟開浴衣的華鬼 已經看過華鬼那滿是傷痕卻美麗的身體.神無發現自己看呆了連忙轉移視線 耳朵聽到衣服的摩擦聲.心跳的很快.此時空氣變的很不自然.華鬼粗暴的拉開門.響拿著小刀挑釁.華鬼緊抓著響的手臂.血滲了出來 神無想找旁邊的拉門當退路.華鬼腳踹響的腹部.響取出小刀 水羽打開隔間抱起了神無.水羽畫了妝變的更加美麗.「水羽,跑的真快——!!」光晴穿黑西裝和一個魁梧的美女(麗二女裝)進門.神無看呆了.麗二蠻自豪自己的裝扮 之後伊織走過來看到麗二便打招呼 之後水羽帶走神無留下光晴對戰由紀斗(略) 響在和一個女人為行動失敗的事起爭執.桃子聽到這件事對響很失望 但響卻用言詞說服桃子.說神無那麼幸福云云.桃子動搖了...... 響心想拿到了一個好利用的棋子 在教室神無看著用三天快速修好的新房子.桃子問神無怎麼不加入社團(略) 在房間內神無自己一個人作飯吃(應該是自己和華鬼的房間吧).之前都和別人吃現在卻一個人感到乏味 本來食量就很小.神無不吃了就直接去洗澡.之後從毛玻璃看到人影走過 神無趕快弄乾身體穿上西式睡衣.走過人影走過的走廊來到臥室.緊張地轉開門把卻沒發現華鬼的身影.再走進一看看到華鬼直接穿制服睡在床上 神無拿著布娃娃打算到沙發上去睡.突然華鬼伸手緊摟著神無 「……華鬼?」神無戰戰兢兢地問.華鬼呼吸規律的睡著.緊張的神無慢慢換氣.進入了夢鄉 鬼的治癒力很強.但傷口完全癒合需要時間 無意識將神無抱在懷裡的華鬼緩緩張開眼.整個人僵直了 換做以前自己絕對不可能在別人面前熟睡.只要大意就會失去性命的華鬼 黝黑的頭髮流澥在白色床單上.若更有肉一點抱起來會更好.手臂中少女醒了過來.華鬼離開房間.不明白自己心突然跳的很快 正當他沉思時早飯的香味傳了過來.神無叫了幾次華鬼的名字.吃著早飯時說著「……不錯」 響做了父親死去那晚的夢而驚醒.他憎恨著奪去鬼頭之名的華鬼(略) 神無回想在華鬼臂膀中睡覺的感覺.桃子出聲叫神無.神無起來時覺得不對勁奔向麗二的保健室 看到麗二神無才想到應該求助於桃子比較好而臉紅.麗二從抽屜拿了東西並指裡面有女生廁所.神無小碎步消失在走廊中 「那麼,是非常值得高興的事」麗二向一樹和拓海說道.神無到了這裡後總算有了女性的成長(初經) (幾個大男人都在聊她的月經........囧) 麗二打電話通知もえぎ.もえぎ很開心的說要做紅豆飯 華鬼正抱著女人.粗暴的摸著女人的胸部.想著這個身體很容易撕裂.華鬼露出恐怖的笑容.....女人非常害怕.從他身下爬走離開 華鬼的學校生活一直是女人投懷送抱.對他來說女人是發洩慾望的出口 想著今天早上那個柔和的空氣.手臂中毫無防備的少女 「礙眼」嘟噥時憤怒到達最高點「——神無」 神無快步回家.對自己身體的變化有點不安.正看菜單準備時光晴打電話要她到一樓來 之後看到もえぎ準備了很豐富的料理來慶祝.不過神無擔心華鬼沒飯吃一定會直接睡覺 もえぎ送禮物給神無.是每個人房間的鑰匙(略) 三人看著離開的神無.發現自從離開華鬼的家以後的神無對鬼起了興趣.華鬼也有點改變 神無醒來後感到疼痛.發現自己的雙手被固定在頭上.身體被綁在沙發上 神無感到害怕.男人笑著要她更加害怕哭泣.由紀斗俯視著她笑著.神無掙脫不開 由紀斗和律笑著.本來神無作為女人沒有誘惑力的身體.因為刻印而散發著香氣.一絲絲反抗讓他們感到興奮.撕裂了理性 「誰在?」由紀斗和律聽到聲音離開了神無.桃子開門進來「——神無!?」桃子跑到神無身邊問她要不要緊.神無搖頭 桃子送神無回宿舍.神無進門看後發現華鬼的鞋子.神無在浴室脫下衣服.手緊抓著被碰過的肩膀.皮膚被刮出血來 換了睡衣擦著頭髮.看到剛剛三翼送的鑰匙.但他們也是鬼.再怎麼裝扮本質也不會改變.神無緊抱著身體顫抖著.在這裡並沒有安全的地方.從孩童時期的記憶一直刻在她身體裡 桃子對響命令庇護翼對神無出手的事情很生氣.但響也只想利用桃子(略) 華鬼聞到早飯味而醒來.但在床上並沒有看到神無睡覺的痕跡.只有一份早餐放在桌上.華鬼一個人吃 到校途中桃子向華鬼打招呼.她並不像其他女人那樣諂媚.只用自信的笑容對華鬼說請多關照 第一節下課神無臉色不好外加睡眠不足.桃子出聲叫她神無沒有回應.桃子轉頭對一個黑髮美女"江島四季子"說抱歉 江島直問桃子為何和華鬼說話.桃子說神無和華鬼結婚.身為朋友的她當然可以打招呼云云.之後拉著神無去保健室 水羽去保健室找神無但麗二說她沒來.水羽說出神無是鬼頭新娘的事情被公開(原本有些普通學生不知道.華鬼也沒公開新娘名字) 如果華鬼很保護新娘也就算了.偏偏對新娘愛理不理的.加上神無又很平凡.可能有些女孩子不滿 之後麗二問水羽神無朋友(桃子)的名字 神無被桃子帶到女子宿舍.因為神無不太想回去職員宿舍 桃子偷偷和響通電話.桃子帶神無過來好像是響的命令.她覺得這樣聽從他命令的自己很悲慘.但因為自己很自卑更是無法容許神無那樣的女孩竟然能成為鬼頭的新娘 「那樣的話.墮落吧.地獄的底端」 水羽和光晴一進門就聞到飯菜香味就馬上衝了進去卻發現是もえぎ.他們找了神無一整天都找不到 もえぎ說神無的朋友30分鐘前來拿衣服說神無要住在女生宿舍 もえぎ看到門外有人影偷偷用手指指.光晴他們覺得華鬼居然對別人的事情起了興趣感到很新奇(華鬼在偷聽啦) 在宿舍吃飯時神無很引起其他女孩注意.四季子問她為何在這裡.因為鬼頭和三翼的新娘全都要住在職員宿舍 須澤梓也跑來說臨時住宿是要經過報告的.左右為難的神無心想桃子到底跑去哪了 梓繼續說這裡男性禁止進入.但華鬼不同(可以進來).....這邊的新娘誰都不歡迎神無 突然有人發出哀鳴聲.吵雜的人聲沉默了.大家往食堂入口看去卻發現華鬼在那裡. 神無緊張著.華鬼凝視著她後扭頭就走.神無了解到他的意思也跟在他後面 神無了解到女子宿舍對她來說並不是安全的地方.回到了自己的宿舍.神無關門的瞬間華鬼強拉了她過去 害怕的神無發出了呻吟.但卻出乎意料的被華鬼擁吻著 在華鬼的懷抱裡神無不能理解.嘴唇分開後又再度相觸.像是在確認似的一次又一次.........(我不會形容這段=////////=) 華鬼放開神無自行回房間.留下癱軟無力的神無.神無心裡七上八下的用手指摸著嘴唇 拿著提袋的光晴和水羽開門看到神無既高興又驚訝.說著得救了(你們難道想穿女裝混入宿舍找神無= =|||||||???) 神無想著他們也是鬼.但水羽要神無安心他們會守護她 華鬼消失不見後已經過去兩個月.神無依然記得那次接吻的感覺.像以前一樣做兩人份的飯菜.即使華鬼不在 現在已經是寒假.新娘可以自由選擇是否回家.桃子對神無說她被麗二和水羽警戒著.神無不明白.桃子明明是唯一和她談天的朋友 在桃子與響通話時得知華鬼也沒回去老家.此時看到渡瀨來學校 神無看到窗外的渡瀨後急忙跑步到他面前.渡瀨說他拿來忠尚命令的華鬼的退學申請.並說忠尚很中意神無.像現在華鬼不理她.至少也要給她相配的鬼.三翼中的一人也成了候選(丈夫) 但神無沒有想過要與華鬼以外的鬼成婚.渡瀨要神無叫忠尚義父.神無想著自己的生父在出生前已死.現在忠尚在情理上是父親 (這段看的不怎麼明白.可能是神無很讓忠尚滿意所以想給她多幾個丈夫備用吧= 3 = 如果是我的話我還真想變成女王的後宮啊~~~~~~~~羞) 神無上了渡瀨的車到了華鬼的家.忠尚對神無表達華鬼不理新娘而失蹤非常遺憾.想為她找其他男人 但神無弱弱的說想要華鬼.出乎忠尚的意料格外的堅定.忠尚放棄說服.要神無到琴音的別墅 提到以前華鬼在母親琴音生病時一邊上學一邊照護母親.下車後神無覺得冷.渡瀨就拿出從伊織那裡借的大衣 神無觀看著別墅的外觀走到門前按鈴卻沒人回應.發現門可以開就自己走了進去.叫了華鬼的名字卻沒有回應 華鬼這樣看護著母親......神無想起過去水羽說華鬼其實很笨拙 神無從廚房看到庭院一角的樹上有著吊床.神無走進緊張的叫了華鬼的名字.看他穿的很少怕他感冒而拿下圍巾給他蓋上 神無找張木椅坐下看著華鬼.想著如果他醒了要怎麼說明這兩個月來學校的變化及忠尚的決定 看著華鬼的嘴唇神無緊張的移開視線.胸中起了變化 華鬼醒後感覺吊床有點傾斜還有著樹林所沒有的香味.看著少女的睡姿華鬼的思考停止了.沒想到神無居然會出現在這個別墅裡.發現圍巾放在他脖子上 吊床搖曳了一下驚醒了神無.看著眼前的神無.華鬼心中放心.混亂.不安的情感擾亂著他 華鬼看著這間別墅.母親不願接受自己的逐漸老去的事實一個人生活在這裡 「華鬼」華鬼想起當天母親的話「至今謝謝你了.我已經沒問題了」 「在最後能聽媽媽的請求嗎?」母親抓住華鬼的手「變得幸福吧」母親對著至今對生死毫不在意的華鬼說著 在母親死亡的那個夜晚華鬼非常悲傷.神無出聲叫了華鬼.華鬼正痛苦著 「痛苦? ——悲哀?」對神無的詢問華鬼僵住了.神無輕撫著他的背 華鬼離開神無自行走著.神無快追不上他的腳步.問華鬼要去哪裡華鬼也只說"家" 渡瀨看著不管誰來都不為所動的華鬼很吃驚 神無被華鬼的手臂驚醒.偷偷溜下床去準備早飯.正想要去叫華鬼時卻發現他不知何時就站在門口了 像以前一樣吃飯時沒有說話.但並不覺得他那麼恐怖了.回來時時忠尚打電話很滿意的說退學申請會保留 華鬼拿碗要神無添飯.離開飯桌時說了"好吃".華鬼快速離開.神無對第一次受到稱讚感到高興 三翼對神無問華鬼有沒有做什麼.神無才意識到鬼也是男人.但說華鬼睡的很好.水羽吃驚的說華鬼睡眠很淺.幾乎不熟睡的(所以你才會脾氣這麼暴躁.....根本是睡眠不足嘛XD) 不過好像提到水羽的候選取消.麗二他們就在抱怨為什麼不是自己(麗二雖然年輕但實際上很老啦) 桃子對神無說華鬼回來和神無感情很好云云 桃子帶神無去廣播社.是只有幾人的小社團.提到即將舉行的學園祭.向神無介紹社長大田原以及參與對話的藤生.宇堂.森屋 之後就聊到華鬼和神無的新婚生活之類的.桃子接到電話就跑出去 水羽常常來接社團活動結束的神無(略) 神無在做功課時聽到了華鬼從洗澡水出來的聲音.這些日子她感受到華鬼令人意外的一面 之後神無在浴室的鏡子前看著胸口的刻印.花比以前來的鮮紅大朵.在大花旁邊有三朵小花.是三翼為了保護她的咒語.求愛的證據 神無混亂著.對出生率低的鬼族來說新娘很珍貴.但不知道自己對華鬼來說是否只是工具.心裡很不安.叫著華鬼的名字默默地流淚 班上決定鬼ヶ里祭全體強制參加.桃子發現神無臉色有點差.神無再煩腦著自己的決定會傷害其他三人 神無和桃子去保健室途中碰到四季子.桃子自己面對四季子的挑釁而讓神無先走 神無想要去找麗二幫忙而自己先走.突然感到重擊的疼痛 醒來後發現在保健室.麗二說是輕微的腦震盪要她別動.並說是堀川響送她來的 神無看著胸前的大花周圍出現了第四朵小花 麗二沒有發現神無的不對勁.神無回教室時桃子給了她上課筆記 在宿舍水羽和光晴都覺得神無不對勁.神無身體和頭都很沉重 醒來後發現是光晴的房間.光晴拿了睡衣和毛巾給神無換洗.洗澡後在浴室神無拿起剃刀往那塊新增花朵的皮膚消去.血液飛濺.神無發出哀鳴 光晴衝到神無身邊安撫著神無 光晴用浴巾包住神無的身體走出來.神無臉色蒼白.洗澡後的身體變冷 因為叫著神無的名字卻沒有回應而硬闖進去.發現了那一幕.對叫喚聲沒有反應的理由總算知道了(響給神無刻上刻印) 水羽帶著有兔子娃娃的背包來.看到眼前的場景.知道神無想用剃刀消去痕跡的事情 之後兩人思考到底什麼時候被下手的.提到麗二查出桃子是響的新娘 光晴用抹布擦著地上的血.剃刀刮下了一塊皮.若再用力點是可能把肉也刮下來的.不過就算刮掉皮膚記號也還會留著 過去神無為了保護自己而不斷自殘著.(略)光晴用手撫摸著神無.身體還是有點冷.兩人想要守護神無的心以及對響的恨意 神無起來後發現其他人睡在自己的旁邊而緊張著.過去能讓她安心睡覺的地方只有母親的公寓和華鬼的臂膀中這兩處 光晴要她換衣服.水羽對神無說華鬼在外面等著(略) 華鬼想起今早水羽告訴他神無在二樓並來拿神無的衣服時.犯睏的自己很狼狽 華鬼在沒有人的教室看著被女孩子拉住手的身影.看到她笑著.華鬼彷彿週遭的聲音都聽不見似的很驚訝 華鬼擦了擦變白的玻璃.仔細的追逐她的身影.沒想到她能露出那樣的笑容 但她也露出了陰影.手指摸到胸口時停住並緊抓.看著她的樣子華鬼心中開始不安.她一直都會回家昨天卻停留在二樓 華鬼看到神無和桃子在笑鬧著.才發現那是曾經和他打招呼的女人(她們好像在打雪仗吧= =) 此時響跑了進來.視線看向華鬼看過的地方.響露出了微笑並要他請多指教.華鬼瞬間發出敵意(略) (華鬼回到宿舍.一些心情略) 華鬼洗完澡後吃著神無作的飯後去睡覺.一小時後平常應該睡著的他卻睡不著.小巧的腳步聲接近了.神無躡手躡腳的鑽進床舖 華鬼仔細端詳著在他懷裡睡著的神無.摸著她的秀髮吻著她.解開兩顆鈕釦.在大朵鮮豔的花旁邊有著三翼的刻印.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沒看過的刻印 頓時華鬼憤怒起來.心中起了不允許別人擁有神無的情感 隔天老師提到鬼ヶ里祭.神無感覺到昨晚華鬼好像有碰過她.和桃子聊天(略) 華鬼反常的跑到響的教室找他.其他同學很驚訝.華鬼對響在神無身上留下記號的事感到憤怒.但響卻不在 接下來有一段看不懂.大概是看到桃子和響的密謀之類的吧 之後在決定鬼ヶ里祭的舞伴時.水羽向神無提出要和她一起跳.因為麗二是老師光晴是執行部長不可能去跳.桃子說神無不是要跟華鬼跳嗎.不過水羽認為華鬼不可能去跳舞的 (分配工作的情形略)在寫黑板時神無感覺到四季子用敵視的目光注視著她 神無.桃子和廣播社的人見面(好像工作是分配到同組的).後來響跑來還對桃子親吻.神無很吃驚.眾人才知道響是桃子的男友.響用和藹可親的笑容向神無打招呼 之後桃子對神無說他們是從神無從華鬼的家回後後才開始交往的.神無想對桃子說響的事情又說不出口 桃子對神無說她是被自己的鬼遺棄的.因為那個鬼認為美女母親怎麼生下的次女不美麗 正當神無不知所措時視線開始變黑 突然桃子受了傷.桃子和神無去保健室時提到了神無被響求愛的事(略) 在宿舍裡忠尚打電話給神無問候.神無緊繃的心情一下子放鬆而哭了出來 華鬼進門後神無趕緊擦掉眼淚向忠尚道謝.雖然忠尚說家裡比較能保護她.但神無在猶豫 華鬼拿了一條毛巾給她擦.神無很驚訝這樣的動作.兩人的距離拉近了些 響來到受傷包著紗布的桃子面前.原來是四季子暗藏兇器打算刺向神無.沒想到桃子保護了她 之後在廣播社才得知副部長是幽靈社員椚由紀斗.而響也申請加入.桃子非常驚訝.藤生指著響說是桃子的男友.部長吃了一驚 「桃子說加入社團好寂寞」「別說謊!我沒說那樣的事!!」兩人吵鬧一番 桃子要神無去資料室.後來響也跟著神無去.在兩人獨處的情況下響露出笑容.那壓倒性的存在感和和華鬼相似 (接下來這段看不太懂)大概是響想強吻神無之類的.放開神無後華鬼怒火沖沖衝了進來 響說了幾句話離開.華鬼緊抓著神無問了剛才的事.神無說快被吻時華鬼就進來了(是未遂).一直確認的華鬼緊抱著神無擁吻著 這時桃子闖了進來.原本是想幫忙神無的她發現時機不對要他們慢慢來.還說這裡有隔音.離開後桃子偷偷說沒想到神無這麼大膽 之後在做祭典工作時桃子問了神無和華鬼的發展.執行部的書記今井萬里&會計都村涼來向神無打招呼.萬里好像是量尺寸狂.連桃子胸腰的尺寸.大腿圍手腕圍都知道 麗二和水羽在聊禮服的事.萬里就在講尺寸 學生會正副會長來巡視.華鬼有看神無一眼.之後桃子要神無去找華鬼.卻看到微笑著的響.接著有許多金屬管掉下的聲音 神無醒來後發現自己在保健室.好像是華鬼保護了神無把她送到這裡.事故應該是響安排的(略) 神無看到桃子的身影響追過去卻看到了響.響利用桃子把神無引了出來.桃子沒想到響居然會做到這種地步 響開心的說三翼臉色大變也證明了鬼頭會守護新娘.神無察覺到這兩人是共犯 桃子質問響.響反問她了解自己的的立場嗎.桃子說除了共犯以外什麼都沒有 三翼三人正喝著茶(我說要這些庇護翼一點鬼用都沒有Orz)談到華鬼救了神無.水羽有點不平地說(神無)選了他會更幸福的 華鬼洗著澡.神無想著白天她和桃子的話.突然想起忘了幫華鬼準備新的毛巾.確認華鬼在洗澡時神無到了更衣間.看見白襯衫上有血跡就衝去拿急救箱 神無拉著洗完澡的華鬼.看到準備繃帶的神無.華鬼知道她的意圖而開始脫衣服 看著默默承受傷口的華鬼神無感到心痛.確認他全身上下是否有傷 之後華鬼要她去睡.華鬼好像有點臉紅.神無在想她是否看錯了 在鬼ヶ里祭的準備工作上.雪像的金屬機械發出搖晃聲.水羽大叫神無快逃.大田原拉了神無一把.大田原出現在這裡對響來說是計算外 神無要大田原自己逃.因為目標是她.但大田原說男人怎麼能丟下女人逃跑.再說新娘是很珍貴的 之後有幾個男人來攻擊他們.大田原死命抵抗.之後光晴來救人並說麗二和其他老師正在趕來 神無嗚咽著.光晴和神無拉小指說約定好會保護她 華鬼醒來後找不到平常這時間神無就會在廚房的身影.一間間房間確認後也找不到 這在思考神無會在哪裡的華鬼看到神無進門的身影.神無從他身旁走過時華鬼聞到消毒水和血的味道 驚慌的追著到廚房的神無.平常不多話的她更加安靜 睡覺時華鬼等著神無到床上.和平常華鬼去抱神無不同.這次是神無主動抱著華鬼 華鬼對著神無沒有危機意識感到迷惘(你想做就說啊!!!!!!我看的都累了Orz).之後確認她身上的血味 她的手臂上有刀傷.華鬼想起了堀川響.華鬼拿起急救箱幫神無消毒 看著熟睡的神無.華鬼靜靜的用手指梳著她的髮絲 ——神不存在這樣意義的名字。 事實上那樣方便的東西根本不可能存在.但她卻被賦予這樣的名字.連叫起來也不太愉快 神無冷不防的將臉埋進華鬼的胸膛.這樣可愛的舉動讓華鬼停止思考 神無半醒著叫華鬼的名字.華鬼將她摟在懷裡要她快睡 大田原被送到麗二那.本來受傷的應該是神無.但大田原全擋下了.還要神無放心 之後三翼在討論如何保護之類的事情.光晴要神無治療手臂.神無臉紅後獨自離開 神無今早醒了以後察覺到華鬼偷偷幫她包紮.但猜想接吻應該只是夢 今早神無把響的所作所為告訴了桃子.桃子得知響在利用自己 桃子對響說神無是重要的朋友.但響反而譏笑了她.神無在特別教室看到他們兩人的爭執.響露出了微笑.眼中看的不是桃子而是神無.神無連逃跑也忘了.視野一瞬間轉變了 (我說妳好歹自己注意一下人身安全吧.........|||||||) 水羽到保健室找神無.光晴和麗二反問沒回教室嗎.大田原受傷住院.應該不是社團活動.眾人開始找神無 這邊提到鬼找新娘是給孕婦混入血.在女性胎兒的的基因上刻符號.刻上了刻印鬼會比較容易察覺.但這也是容易保護的手段(好像能察覺到新娘所在的位置吧) 但因為他們不太確定神無的位置所以很著急.三人也命令自己的庇護翼行動.因為是在山上所以手機出現了圈外情形.之後華鬼也在找(略) 神無半醒過來(應該是被迷藥弄昏吧).神無看著碰她頭髮的響以及"最重要的朋友"桃子.眼淚從眼角流出 一些男人走了過來.神無掙扎的起來.男人笑說要拿相機拍(大概是想先後上她= =||||||) 神無想叫著名字但意識不太清楚也說不出話.想笑著說這個房間是能讓符號失去效用的特別房間(可能是隔音房) 被觸碰著的神無感到噁心.在他們的笑容下有衣服摩擦的聲音.怎麼呼喊也不會有人來救 絕望從胸口溢出.桃子大叫停止.拉開神無的衣服.身上的傷口出現在眾人眼前 桃子看到後很驚訝.神無想遮住傷口身體卻無法動彈.桃子吃驚的說不是被保護著怎麼會有傷.響說她愚蠢.這16年來沒有庇護翼保護的新娘會招來多少男人 還對桃子說連被鬼丟掉的她也有庇護翼保護.照理來說鬼頭的新娘身邊應該像是鐵壁.但現在卻是這樣.響譏笑著桃子輕易的嫉妒 桃子不知所措.想制止響卻被周圍的男人抓住.無法抵抗的神無閉上了眼睛 華鬼將一些男人打趴(戰鬥過程略).一個男人給華鬼一封信.他看了以後皺了眉頭.跑到麗二他們所在的職員室 麗二收到一封紅文字的情書.水羽的是請帖.光晴是帳單.水羽詢問華鬼.華鬼從口袋丟出一個紙團.是決鬥書 光晴憤怒的問華鬼真的不知道神無在哪嗎.華鬼回答是那樣.光晴憤怒的說辜負了鬼頭之名.華鬼是歷代以來最笨的鬼頭等等 華鬼對自己的感情遲疑.光晴大聲的問華鬼是為何為神無刻上記號的.華鬼想到當初他沒殺死神無的母親.是想看這個想活下去的女人生下怎樣的孩子 光晴要華鬼仔細的感覺.因為神無一定會叫他的名字.而他們三人只被神無叫"三翼" 其他三人負責對付小嘍嘍.華鬼飛奔而出去尋找神無.他來到了廣播社 踢破了門看到一群男人.最裡面則是向他打招呼的響以及衣服散亂的神無.華鬼失去了理智.憤怒的進入敵方 血味及怒吼聲充斥著.逃不了的神無想要咬斷舌頭.響發現到她的企圖拿布塞住她嘴巴.神無顫抖著.響接近著神無和她說誰都不會來.神無不斷大叫著華鬼的名字 突然她感覺到肩膀震動、自己被抱住.聽到華鬼叫著她的名字 神無用手碰著華鬼的臉頰.確認這不是夢.華鬼緊抱著神無 醒後發現自己在床上.也換了睡衣.華鬼拿急救箱進來.看到華鬼臉上的傷神無想包紮.察覺到她想法的華鬼把彎腰下來 神無想起發生過的事覺得很害怕.華鬼說響斷了三根肋骨不能來學校.神無詢問桃子的安危.華鬼說沒事 當華鬼要離開房間時神無抓住他問他去哪裡(略).華鬼給空腹的神無喝牛奶.接著想離開時又被神無抓住褲子問去哪裡.華鬼原本打算去睡沙發 華鬼對表明想和華鬼在一起的神無有點吃驚.接著吻了神無後去抽屜把三翼和桃子給的鑰匙拿出要神無丟掉 驚慌的神無問道「我可以只成為華鬼的新娘嗎?」不是"鬼頭"的新娘而是一個鬼的新娘 散發笑容.神無被緊擁著.閉上了雙眼 接下來有段看不懂.大概是神無起床後發現華鬼不在身邊.連鬧鐘都不見了 而引起紛爭的教室被封鎖.幾十人進了醫院.桃子向老師提出退學申請.老師要她說明但桃子很堅持 離去時桃子不敢看華鬼.華鬼心想她應該不是被捲入而是敵對的.即使是那種女人神無應該也會感到受傷 老師質問著華鬼.華鬼離開辦公室後看到神無的身影.看到她手上拿著家的備用鑰匙 華鬼要她沒必要來.神無說想看華鬼.之後華鬼橫抱起神無說不會放開.一週間學校都沒聽到他們的音訊 之後就是水羽在華鬼面前表示不滿之類的.之後神無回來華鬼離開沙發去開門.這舉動讓水羽瞪大眼睛等等 水羽慶幸自己沒帶光晴和麗二來(兩人應該H過了).離去前水羽親了神無的臉頰道恭喜.還要華鬼去買結婚戒指 神無聽了雖然對飾品沒有興趣.但還是想要結婚戒指 此時響起電話聲.聽到神無稱呼對方是義父.知道是忠尚來電的華鬼感到有點不快.看著神無與忠尚長談.華鬼去房間拿大衣和圍巾把話筒搶過來說要掛了 華鬼幫神無穿大衣戴帽子問神無要怎樣的戒指.神無開心的說一對的戒指.華鬼看著她的笑容有想將她抱緊的衝動 鬼ヶ里祭即將舉行.華鬼聽著神無廣播的聲音.聽著神無緊張的聲音華鬼苦笑.看到這樣的華鬼梓驚訝他變的和善多了(略) 吃著棉花糖的水羽問華鬼神無在哪.才確定那廣播的聲音是神無說的(略) 之後華鬼被迫穿上舞會的服裝.被光晴他們帶去見神無.神無穿的是純白的禮服.就像是婚紗一樣 光晴對華鬼說要讓神無幸福.否則就要奪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